提供20倍杠杆配资

当前的位置:股票配资  > 未解之谜 > 详情

今年抢渡赛为何这么难

发布时间:2020-03-04 01:48:31

提供20倍杠杆配资  74人下水60人被捞上船  今年抢渡赛为何这么难

抢渡选手们搏击风浪 记者何晓刚 詹松 通讯员张志伟 江达 邓丙金 摄

女子抢渡冠军牛潇潇

  记者 金振强 李子云摄

  男子抢渡冠军克里斯蒂安·柯龙

提供20倍杠杆配资  武汉晚报讯(记者高崇成 实习生刘昊)16日进行的第44届武汉7·16渡江节个人抢渡比赛,共有39名男选手和35名女选手参加,结果只有14人成功游至南岸嘴终点,多达60人被打捞上船,创造了历届渡江节抢渡成功率的新低。

提供20倍杠杆配资  本届渡江节抢渡比赛于上午8时15分鸣枪,35名女选手率先从武昌汉阳门码头跃入长江,向汉阳南岸嘴抢渡。2017年抢渡赛女子冠军朱瑾,前半程游得还比较顺利,但刚游过长江大桥第5个桥墩时,感觉水流突然“哗”的一声变得特别快,措手不及之下很快被冲向下游,偏离了抢渡路线。“眼看着已经无法抢游回去,只好被迫接受被捞上船的命运。重在参与,享受过程,明年再来吧。”朱瑾说。

  在朱瑾被江水冲跑的同时,整个女子组抢渡阵容也被冲散了。由木划子、冲锋舟等救助船只组成的几道防线,也开始有条不紊地把那些已经无法登岸的选手捞上船。

  一周前获得试渡女子冠军的武汉市体校游泳队员刘欣雨,游过第5号桥墩后依然按照原定路线抢渡,但由于风浪太大视野受影响,导致看错了终点,等游到岸边时才发现终点还在下游大约30米处,再回头入水游到终点时只获得第二名。

提供20倍杠杆配资  女子组总共只有5名选手成功登岸,其余均被打捞上船。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游泳专业学生牛潇潇获得冠军。

提供20倍杠杆配资  随后下水参加抢渡的39名男子选手,几乎经历了与女子组选手相同的遭遇,好在有9人成功登岸,且最终夺冠的瑞典选手克里斯蒂安·柯龙游出的12分17秒,也是近些年渡江节抢渡赛中难得的好成绩。

  今年的抢渡赛为什么这么难?竞赛裁判长代叶青认为,长江流速比一周前的试渡快很多是主要原因。“因为水流在5号桥墩处突然增大为2.38米/秒,汉江口更是达到了2.45米/秒,在终点南岸嘴的流速也有2.28米/秒,几乎是历届渡江节水流最快的一次,很多高水平运动员都是在终点处被冲向下游,这时他们已经没有足够体力游回来了。”

  能成功卫冕冠军,代叶青认为除了他自身能力强之外,还因为他去年游过,对比赛线路比较熟悉,“其他外籍选手不熟悉长江水情,他们还是按以往参加公开水域比赛的经验来游,自然难以游出好成绩”。